1993年

2018-09-06 22:33

我正式调入深圳工作是1996年,那年40岁。在常人眼中,我当时没有非来深圳不可的理由。来深圳之前,我的事业已经紧紧和武汉结合。我1978年从江苏考入原武汉测绘学院(后改名武汉测绘科技大学,现已并入武汉大学,下统一简称武测)地图制图系,后在那攻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;1989年从武汉出发去法国留学,并于1990获franche-comte(弗郎什孔泰)大学地理学博士学位;1994年在武测完成测绘学博士后研究;1995年破格晋升教授,同年被评为博士生导师;1996年被评为湖北省中青年专家,同年入选首批“百千万人才工程”第一、二层次人选。

当时在武汉的一切顺风顺水,以至于今天还有武汉的老同事开玩笑:如果我不来深圳,在武汉继续做下去,可能会怎样怎样。但人生是没有假设的,我选择来深圳经过了充分的考虑。个人角度上,我在国外学的是地理信息处理,从大的学科来看,它是跟测绘、地理学、计算机科学三个领域交叉,要想取得专业上的发展,关键是要在应用领域取得突破成功。然而,当时我回到国内学校主要是做学术研究,并且这是个全新的应用科学,国际上1967年才开始,国内应用领域尚无成功案例,所以我特别希望能从实际应用中取得突破。

郭仁忠我依然和20多年前选择深圳时那样,希望专业信息化研究更开放地应用,让更多的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受益:即实现大数据时代的智慧城市,通过信息化的技术优化城市规划,使我们的城市运行成本、老百姓的生活成本降低,也使我们的环境代价、资源代价减小。

《深圳口述史》征集口述者候选人——我们请你,说说1992-2002深圳发生的故事

个人卫星时代或不再遥远 深圳成立太空创客联盟"公益金百万行"微信版上线 深圳市民爱心传递齐参与拍违法占用应急车道可"致富"? 交警:想领奖,看像素深圳国税全国率先推"互联网+" 车辆购置税"微信验车"快递员遇车祸骨折昏迷醒来先处理快件 人称"淡定哥"

对一般人而言,我的工作相对专业,其实撇去技术上的赘述,我与很多从各地来深圳的人相同,是想干事的,为自己,也为这个城市。

严格意义上讲,这次边研究边开发的探索不太成功。它对中国的土地管理、规划管理的具体管理模式、管理方式不太适用,尤其对深圳这种史无前例超快开发建设的城市作用有限。据我所知,当时深圳一年可能有几百宗土地交易,城市开发量是同期西方城市的数十甚至上百倍。

办社保业务“一站式”搞掂马兴瑞会见平山文艺团代表 清华-伯克利深圳学院挂牌深圳与双鸭山签合作项目协议 许勤出席高交会动员会109名百岁老人安居深圳女性居多 老人分享长寿秘诀内地一男游客赴港购物被围殴致死 香港警方拘捕4人

上世纪90年代初的深圳国土部门也有同样想法。我1993年第一次到深圳,便是由于这种机缘巧合。当时,地理信息系统软件正处于从小型计算机(workstation)向微型计算机(desktop)转型的关键点上。与此同时,我国地理信息系统技术开始从实验室、从大学、从研究所走向应用领域。1993年,深圳市规划国土信息中心开始尝试用计算机来管理国土资源,也就是将传统的“测量”“地图”与计算机结合,搞信息化系统。

1993年那会儿,我在武测从事的就是这方面研究工作,这也是我之前法国读博时所学的专业。所以,我作为受邀专家之一参加了这个项目的评审。项目启动后,我又有幸作为武测的代表,与其他几家单位一起参与系统建设,主要是参考国外的一些应用案例合做一套系统,1994年基本上完成就离开了。

在深圳打拼的年轻人是比较辛苦的,这里是个战场,能让人通过努力实现梦想,获得成功,但成功又是那么的不容易,需要努力,需要战斗,也需要运气。来深圳二十多年,我一直从事国土资源信息化研究与应用,在专业领域有所突破,并有幸成为深圳首位在本土成长起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,算是通过努力幸运地圆了一个梦。

这个技术在那会儿属于新技术,应用还不是很广泛,也没有特别成功的实践范例,所以深圳市做了一个初步的规划方案,邀请国内同领域做得较好的几个单位支持合作,其中包括我当时工作的武测、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(现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),以及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等。

推荐阅读

  • 1993年
  •  

    随便看看